咸鱼洛的lof账号

腾讯扩列3066234612

青梅竹马

小若和小羽是青梅竹马,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。两人家是世交,也是前后楼的邻居,老一辈更是一起上过战场的生死之交。小若和小羽从出生就呆在一起,不,应该说是他们还没出生就相互认识了。幼儿园到高中,他们都没分开过,就算不在一个班了,放学也一定会一起回家。
没有人怀疑过他们两个的关系,因为他们是青梅竹马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他们的爷爷可是一起保过家卫过国的。小若替女孩们转交过情书,小羽在小若扭伤脚后背着她回过家,小若会在放学后等小羽打上半个小时的篮球,小羽也会在小若和朋友说话时静静跟着,一声不吭。大家都羡慕他们两个,羡慕他们有一个如亲哥哥/妹妹一样的人。
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,小若和小羽是一对情侣也。他们的同学不知道,他们最亲密的朋友不知道,他们的爷爷不知道,就连街边常受他们照顾的小野猫也不知道。只要他们把这件事情说出来,家里人一定会万分支持,并马上挑一个也许五年后的吉利日子成亲,它们会成为所有人眼中的模范情侣,但他们没有。
这个秘密,也许小公园的柳树知道。那时他们初三,两个人捧着数码相机,兴致勃勃的在为学校的摄影展做着准备。地上有一片很完美的落叶,是黄色的,上面没有一点其他的颜色。两人的手同时伸向那片叶子,碰到了一起。对于从小亲密无间的他们,这样的互动根本不应造成什么影响,但小羽没有像平常一样让出那片叶子,而是是轻轻地握住了小若的手。这大概是一段恋情的开始。
这个秘密,也许楼道的声控灯知道。可能是小若拿那栋,也可能是小羽的那栋,谁送谁回家是通过石头剪刀布决定的。小若会站在比小羽高一阶的台阶上和他接吻,接吻的时间是由回家的时间决定的。有时小若的妈妈会从窗户看到两人回来了,然后打开家门等待小若,顺便伸出头冲着楼道喊“小羽回来啦?要不要进来坐坐?”声控灯会在这句话之前忽地亮起提醒这对小情侣。小羽抱着小若,让她埋在自己的怀里,然后对楼上回应:“不用了,谢谢阿姨。”
这个秘密,也许小羽书柜里的望远镜知道。小羽家比小若家高一层楼,两人的房间窗户相对着。小若不常拉窗帘,即便在换衣服时,小羽就趴在书桌前举着望远镜对着小若的窗口。她的每一个动作,他都看得一清二楚,当然包括那美好的少女肉体。小羽看得从耳朵到脖颈到整个面颊都变得通红,看得心脏跳的快要蹦出来,但他还是看着。小若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,那望远镜是他的爷爷送给小羽的生日礼物,但她不会故意回避,也不会回头看他一眼。
这个秘密,也许废弃校区的野草们知道。高三的时候,有一个小混混追小若追到轰轰烈烈,小若就是对他不理不睬。后来小混混趁着小若落单的时候再次表白还试图强吻,最后小若咬了他的手才勉强逃走。那周末,小羽以小若的名义把小混混骗到废弃校区打了一顿。光线不好加上口罩和墨镜的帮助,后者全程没看清脸,被动挨打。后来混混终于乖了,见到小若绕着走,他八成能猜到是小羽干的,但他不敢说,他不占理,小羽还是优秀学生。
没有巧合,没有撞破,小若和小羽极其顺利的进行着他们秘密的恋情,没有人知道,直到他们分手,都没有人知道这段时光里发生的事情。两人考上了不同的大学,相隔好几个省,仅仅坚持了一个月,他们就被距离所压垮了。他们可以处理情侣之间会有的矛盾,可以处理光天化日下的欲望,可以处理这个无人知晓的关系,却应对不了十八年后的第一次分开。
小羽在大学毕业后一年结婚了,对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,两人很幸福。在婚礼上,小羽接住了新娘子抛出的捧花,她抱着那一捧白色的玫瑰,然后哭了。
小羽和小若是青梅竹马。

梗-失忆症

患者会定期定量的忘记一些事情,忘记的内容取决于运气,通常不会一下子地忘记一整件事或人。有人很久都不会意识到究竟忘记了什么,也许是楼下早餐铺的电话,有人第一次就忘了自己的名字。失去的记忆很难再找回,即使被人一遍遍提醒通常也只会一遍遍忘记。

病原是一种以人类记忆为食的寄生植物,多半为藤蔓或树枝状,生长在头顶,也有长在其他部位的特殊例子。失去的记忆越重要,植物就越茂盛。这种植物只能在人类身上生存,患者可能为自身生长或被传染。植物生长到一定程度会有轻微的自我意识,仅为个例。

强烈的正向情绪可以抑制植物生长,减缓生长速度,负面情绪并不会影响植物生长。另一种治疗方式是剪下植物的叶子吃掉,有机会恢复部分记忆,内容同样随机,仅叶片可食用并且味道极苦。目前无根治方法,强行移除会对脑部造成无法治愈的严重损伤。

植物的果实有某些精神方面药用,但较罕见,因此有些黑市会进行非法“培养”和贩卖。

------------
是看自设来的灵感,这种题材可能容易撞梗,我尽可能的使其更有新意了,暂时想了这些。
适合写刀,加油,随便抱,请标梗源。

王子×骑士(中)

两人很快成为了朋友,彼此的信件塞满了整个抽屉,希尔发现他和卡伦意外的有很多共同话题,可能是有三个姐姐的缘故,卡伦很懂女孩子,甚至会偶尔跟他分享一此贵族之间的小八卦。卡伦完全没有王子的架子,就是一个大好年纪的阳光少年,希尔很喜欢和他聊天,有时会忘记对方其实是未来的一国之君。
每月的7号和21号,希尔和卡伦都会在钟楼下面碰面,卡伦管这项活动叫做体验生活。作为一个从小到大吃遍了山珍海味的小王子,卡伦却痴迷于街边的各种小吃,他拉着希尔逛遍了城里大大小小的集市, 吃饱了,就像 参观景点样四处闲逛,教堂,农舍,学校,湖边。
坐在树上的时候,卡伦会破天荒的和希尔谈论政治与实时,他向着那一眼望不到的国界,对希尔说一些她不是很能理解的东西,只有这种时候,希尔才会再一次想起,自己最好的朋友其实是一个王子。

卡伦的成人礼办的很盛大,足以看出老国王对儿子的喜爱。卡伦在那天得到了自己的第匹马,那匹马很漂亮,乌黑的皮毛顺滑油亮,他趾高气昂地迈着步子,驮着自己的主人走在骑兵队的最前头。卡伦坐在马背上,向路边的鼓掌的人们挥手,突然,他在人群中看到了希尔,先是吃惊了一下,然后笑容变得越发灿烂,用力地向希尔挥舞手臂。希尔也挥着手回应他,在笑容背后,不动声色地浸染上一层悲伤。卡伦好像试图用口型对希尔说些什么,但还没等希尔反应过来,队伍已经浩浩荡荡地继续前进了。
希尔其实是偷跑出来的,他现在理应和家人一起在皇宫的入口处等待并迎接王子的队伍。但前几天她上一次和卡伦见面的时候,卡伦向他聊到了自己美好的预想,他说自己成人礼那天一定会特别帅气潇酒。希尔笑着说他幼稚,但心里还是非常想去看一看的。
之后,希尔成功地在紧要关头赶了回去,没有引起父亲的注意。但她的哥哥们看见她上气不接下气,裙子的绑带也没有系好的样子,没说什么,偷笑着窃窃私语去了。
成人礼后的卡伦变得忙碌了起来,他有很多需要处理和学习的东西在排着长队等着他,希尔和他的会面渐渐减少到一月一次,又到了两月次,最后两人的交谈仅仅剩下了偶尔的书信。这期间其实希尔也没有闲着,她很争气的以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帝国女骑士团,并成为了有史以来年纪最小的女骑士。
一年后,希尔第一次随骑士团出征,打了一次大胜仗,她的领导才能也显露了出来,队长很看好这个小姑娘,就提拔她当了副队长。
庆功宴,希尔穿着崭新的骑士服,披着鲜艳的红披风,头发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盘复杂的花式,只是高高的扎起马尾。和长裙或盔甲都不同,这套衣服甚至更衬她的美貌,还添了几分英气。
虽然现场的气氛很轻松热闹,但一向不喜欢如此场合的希尔还是无聊到希望它快点结束。她四周看看,过了好一阵才发觉自己到底在寻找什么,摇摇头去赶走自己可笑的想法,但那个身影下一秒却真实地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,转瞬即逝。希尔连忙追赶出去,终于在一个露台发现了卡伦,那是他们第一次跳舞的地方。
“你怎么来了?”
“当然是因为想你了,不过,这可是我家阿。”
虽然知道卡伦是在开玩笑,这次的希尔并没有和以前一样打趣回去,因为他们确实很久没见了,于是跟着卡伦一起笑起来。
“我没有在开玩笑。”卡伦看出了希尔的想法,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。
希尔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,‘我也想你’ 差点就说出口。
一阵有些尴尬的沉默。
“嗯……父王说我这个年纪应该考虑婚事了。”卡伦停了一下,悄悄观察希尔的反应,声音小了许多,“他很喜欢布菜克侯爵的女儿。”
希尔没有让卡伦捕捉到任何多余的表情,还是温和的笑着:“我好像见过她,她人挺好的呀。”
“但我只喜欢你阿……”卡伦的声音小极了,他像一个讨要糖果的孩子,低着头,不敢去看希尔的眼睛。
希尔没有料到卡伦会这么直接,刚想说出的话卡在嗓子里,张张嘴发不出声音。
“如果你答应我,我今天就可以去跟父王说。”卡伦小心翼翼地握着希尔的手,他现在不是王子,只是一个面对喜欢的人的普通人。
“可是,卡伦,”希尔红了眼眶,声音有点颤抖“我并不喜欢你阿。”
卡伦的眼神变得慌乱:“我以为……”
希尔摇了摇头,踮起脚亲吻卡伦的额头。

TBC.
叶瑾颜

王子×骑士(上)

今天我们来讲一个看起来很老套的童话故事,我们的男主人公,我们先叫他小王子,是老国王唯一的儿子,从小在三个姐姐的熏陶和呵护下长大,嫩的像个女孩子,举止谈吐温文尔雅,还留了一头长发。
小骑士是骑士团团长唯一的女儿,上面有三个哥哥,她从小就展现出过人的聪慧,本来老团长期盼着小骑士可以成为一个成功的医生或律师,但一个没注意,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就被三个哥哥给“照顾”的骑马射箭样样精通了。
老国王和老团长是多年的挚友,几十年前,老国王刚刚继位的时候,就采纳了那时还是一个军官的老团长的建议,创建了女骑士团。借此机会,小骑士常常可以跟随父亲进出皇宫,美名其曰见见世面。
十二岁的小骑士第一次见到小王子是在皇宫的某个花园里,其实她是迷路到那里的,平常都站在各种路口的侍卫都不见了,诺大的皇宫对她来说就是迷宫。小王子那天披着头发,坐在一座看起来很古老的许愿池旁,撕面包喂池里的鱼,他听到脚步声,把最后一块面包丢进水里,转身来看。
小骑士有点慌,她提起裙摆向小王子行了个礼:“公主陛下!哦不……王子……”在意识到对方并没有穿裙子后,小骑士连忙改了称呼,尴尬的红透了脸。
小王子笑着抽出发带扎起头发,显然已经对这样的误会习以为常:“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那个天才少女吧,骑士团长的女儿,我记得是……希尔,对吧?”
“阿,是的。”希尔的脸更红了,攥紧了忘记放下的裙摆。
“请叫我卡伦,我十五岁,你呢。”小王子问道,并没有因为突然闯入的陌生女孩表现出过多的惊讶。
面对马戏团跑出来的老虎都没有惊慌的希尔,现在却大脑一片空白:“我十三岁……王子殿……不对,卡伦……虽然我再过四个月才满十三,但是我还是更倾向于说自己十三岁而不是十二……打扰了!”一阵语无伦次后,希尔再次行了个礼,逃命似的飞奔出了花园。后来她回到家,趴在床上,满脑子都是那样做真是太丢人了。

卡伦和希尔的正式相识是在一年后的舞会上,那是卡伦某一位姐姐成人礼后的余兴节目。面对着金碧辉煌和优美的音乐,希尔却全身心地投入在自己过紧的新裙子带来的不适感中,要不是碍于礼节,她简直想把自己的面具摘下来扇风,她后悔自己当初缠着父亲带自己来,并且发誓以后再也不会了。
看到自己的父亲和一群人聊得正欢,希尔趁机溜出了会场。露台上的景色不错,可以看到城里的点点灯火,风的大小也正好。就在希尔沉浸在夜色中时,一个男人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,和舞会的喧嚣一起闯入她的耳朵。
“请问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?”
希尔觉得奇怪极了,有谁会邀请一个偷跑出舞会的女孩跳舞呢。
“在这里就可以。”见希尔愣在原地,男子主动向前一步,伸出手。
音乐声响起,是希尔很喜欢的一首曲子,她情不自禁地搭上了男子的手,对方的舞技很好,几小节过去,两人的配合越发默契起来。
“你认识我?”
“当然,在下仰慕小姐很久了。”
希尔被逗笑了,但当她再次看向对方面具下露出的地方后,这个笑就僵在了她脸上,她认出了那双灰绿色的眼睛。
“卡伦殿下。”希尔脱口而出,下意识地退后,想抽回手,但却被卡伦拉了回去。
“舞跳到一半就逃走可不是什么淑女的做法,就像对话进行到一半就跑开一样。”希尔脑海中闪过上次尴尬的经历,乱了步子,差点踩到卡伦的脚,但卡伦灵敏地躲开了,并带着希尔重新回到节奏上。
“别这么害怕,我又不会吃人。今天是放松的日子,没有什么殿下不殿下的,再说,”卡伦顿了顿“我只是想和希尔小姐交朋友而已。”
希尔的紧张感渐渐没有那么强烈了,她开始仔细端详起面前的少年。卡伦确实变了很多,他长高了,身体的线条分明起来,头发还剪短了,大概是因为青春期的缘故声音也变得更低沉,这大概就是为什么自己刚才没有认出他来。
“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呢。”
希尔在心里吐了个舌头,有谁会不记得王子的名字:“嗯……上次的事情是我失礼了。”
“没事,记得我十二岁的时候,见到你父亲还会躲在柱子后面呢。”
希尔笑了起来,自己的父亲外表看起来的确蛮吓人的,而且他乐此不疲地执着于吓小孩子。
一曲结束,卡伦俯下身温柔地亲吻希尔的手背:“我该走啦,记得给我写信,你知道我住在哪里。”卡伦做了个鬼脸,转身消失在露台的门后面。

TBC.
叶瑾颜

梦境二十五题

1.无止境的坠落
2.空旷的白色几何世界
3.连环杀.人案的唯一被害人
4.数十年如一日的场景
5.另一个现实?
6.以上帝视角观看自己生活/遇.害
7.与喜欢的人的欢愉
8.与梦里的人相爱
9.不完成任务无法醒来
10.最害怕的事情的发生
11.前世梦
12.联机梦
13.在梦中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
14.内容全部都忘记,只剩下令人绝望的悲伤/知道那是很重要的事情
15.每天的梦中都能见到的那个陌生人
16.梦中出轨
17.控制梦的能力
18.真实疼痛
19.捕梦网
20.在梦中尝试自.杀后失败
21.永远都是梦中梦
22.梦中发生的不可能的事却成为了现实
23.从不做梦的人第一次进入梦境
24.长着猫耳朵的狗/错乱的世界
25.只能在梦中兑现的承诺

by:叶瑾颜
---------------

以上是我所有现在能想到的关于梦境的灵感了,可能有的会比较老套,但是希望可以帮助你们
抱梗标梗源,禁二改二传

黑童话/西幻元素三十题

1.会说话的植物
2.粉切黑的花仙子
3.被冲上沙滩的人鱼尾
4.长着萝莉外表的国君
5.脚踏两只船的王子
6.杀人魔少女们的茶话会
7.披着狼皮的羊
8.本世纪最后一位魔法师
9.代可可脂的糖果屋(?)
10.死后真正会去的地方
11.最甜蜜的无解诅咒
12.没有心脏的赏金猎人
13.有着金色鳞片的巨龙
14.将死之人才能看到的门
15.热闹繁华的空城
16.被魅魔养大的孩子
17.拥有一对玻璃眼球的占卜师
18.爱为剧毒的国度
19.酷爱粉色的骷髅人
20.有自我意识的翅膀
21.被女孩子追捧为潮流的“公主同款”
22.被所有种族所恐惧的禁术/语
23.泪点极低的幽灵骑士
24.没有道德观念的双胞胎大盗
25.跨种族的青梅竹马
26.森林最深处的魔镜
27.喝可乐的血族亲王
28.拥有公认最大权威的审判厅
29.前身为岛上监狱的王国
30.被唤醒的公主体内的恶魔

by:叶瑾颜

我瓶颈期仅存的一些灵感,文画手都能用的,哭着求你们产粮。
以上内容皆为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,禁二改二传。

#梗#

在这个世界上,每个人生来都是短头发,长到一定程度就不会再长了,想使头发生长需要一种名为爱的感情

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,头发里就会自主生长出神经末梢,并且以正常速度继续生长,平时弯曲或扎起,甚至烫染都没有问题,只会有轻微的感觉,但是强迫剪掉就会疼,具体疼痛程度参照剪掉一根手指

然而当这个人不再爱这个人了,头发里的神经末梢就会退化消失,这时绝大部分的人都会去把头发剪掉,等待下一个人的出现,当然也会有人留着头发,装作自己还是那样幸福

你可以想象一下走在路上,旁边的一对老夫妻留着长长的花白的头发,虽然盘在头上有点沉,但她们的笑容都是幸福的,他们手挽手走在路上,和旁边的一对短发情侣形成鲜明的对比bushi

写完突然发现可以用来上刑……

by:叶瑾颜

孔乙己梗——锤基段子

索尔是身为一君王却是死弟控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;金发碧眼,长发间时常缠些黑色;一下巴扎人的金黄的胡茬。穿的虽然是铠甲,可是一直是这一套,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我弟弟,叫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是雷神,奥丁便赐予他一把拥有雷霆之力的“妙尔尼尔”,众人替这锤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喵喵锤。索尔一到地球,所有妇联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索尔,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!”他不回答,对斯特兰奇说,“我来呆两天,不在地球惹事儿。”便搬出雷神的名号来发誓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被你洛基戏弄了!”索尔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洛基又变成了蛇,捅了你。”索尔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没戏弄,哄我弟弟玩而已……不能算被耍!兄弟之间的事儿……叫戏弄嘛……!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我弟弟最好了”,什么“王妃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皮这一下我很开心,别撕我。

复仇者联盟&哈利波特

又是一个大胆的想法
复仇者联盟&哈利波特(新闻体)

当复联套入哈利波特的世界观——

震惊,魔法界第一黑魔头灭霸,苦苦收集宝石只为装饰魔杖?

斯特兰奇那些不得不说的事,古一退休的真正原因?两任魔咒学教授的恩怨纠葛。

斯坦李——无处不在的男人,为您讲述霍格沃茨幽灵的故事。

来自格兰芬多的星爵成为霍格沃茨史上第一个携带浣熊入校的学生。

学生会主席之争,昔日好友成对头,究竟是人性的泯灭,还是道德的沦丧?

男默女泪,斯莱特林学生洛基竟对哥哥做出这样的事!

仅提供想法,以上例子皆为私设,不接受ky,纯原创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一个想法


谈论父母时
Thor:你是我的弟弟
Loki:领养的

面对外人时
Thor:他是我弟弟
Loki:其实是领养的

一天,Loki对Thor表白
Thor:不可以,你可是我的弟弟
Loki:没事,领养的

我也不知道我脑子里都在想什么,其实就是巨想看有人把它画出来x